写于 2016-11-01 03:15:03| 威尼斯人网上赌场平台| 财政

许多人都晓得爱滋病毒能由血液传染,但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蚊子可以再吸了被感染者的血液,把爱滋病毒传染给健康人吗

在全球3400万爱滋病毒呈阳性者中,69%生活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

全非洲约有2380万感染者

世界上91%的爱滋病毒阳性儿童生活在非洲

每年有超过100万的成年人和儿童因非洲爱滋病毒/爱滋病而死亡

想想看,如果蚊子能将爱滋病毒传播开来,这将造成多大的祸害

剑桥大学病理系彼得布尔(Peter Bull)博士为此给了一个解答,爱滋病毒不会被蚊子、蜱虫或任何其他昆虫传播

这是因为爱滋病毒一旦在昆虫的肠道消化后,就立即变得无害

为何身在马来西亚的我们,需要关心在非洲的人民呢

在生活里,当然会有一些人抱着痛不在自身,所以就认为事不管己

社会上,有各种各样的计划及不同的团体为非洲人民作出了不少贡献

南非子民很多时候缺少的是教育,因为缺乏生活常识,往往让他们走不出贫穷,防备不了一些疾病

培养人才 剑桥非洲计划是剑桥和非洲研究人员共同进行的长期合作

该计划是靠着剑桥大学与几个非洲大学和研究所之间的工作伙伴关系,支持非洲博士和博士后研究人员的培训

剑桥认为能给予当地人民脱离贫困与疾病的最佳良策,就是培养有才华的人才,让当地的人们获得最基本的教育

剑桥非洲计划是为了加强非洲自身可持续研究和指导文化的能力,栽培更多人才

该计划还将几个部门、学院、学校的研究人员以及剑桥大学(例如研究运营、发展与校友关系、对外事务和交流)的主要工作人员联系到非洲,以便增强有益的合作、网络、筹款活动和沟通

剑桥非洲计划由大卫邓恩(David Dunne)教授(病理系)负责,由占士活(James Wood)教授(兽医系)和戴文寇帝斯(Devon Curtis)博士(政治与国际研究部)主持

剑桥也因此希望通过该计划调举跨越社会科学和人文科学、工程、生物和健康科学领域,帮助需要这些知识的非洲各地来提升人民的生活与健康水平

对于该计划的几项举措,非洲研究人员与剑桥大学的学者精心配合,共同研究项目

非洲研究员还可在剑桥导师/合作者研究组或实验室工作一年

研究员在访问剑桥时,能够参加讲座和课程,并接受个人和专业发展培训

给予支持 剑桥和非洲研究人员也参加了交流访问,为非洲研究员提供了最大的支持

非洲研究员也因此能够与剑桥社区的其他成员进行互动,让他们在逗留期间体验剑桥的社会生活和经验

剑桥非洲计划还为剑桥大学的非洲学生给予支持,并帮助非洲校友重新连系到剑桥大学

剑桥非洲计划只是许多计划之一,每项类似的计划不但需要庞大的资金,也需要热爱生命的专业人士不惜劳苦地进行各种研发,更需要当地人民的配合

身在马来西亚的我们,若能够对非洲人民多一份理解,多一份关怀,哪怕是默默的祝福或祈祷,也是对世界子民的一份关爱

贡献不在于礼重,只怕无心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