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于 2016-11-09 15:18:10| 威尼斯人网上赌场平台| 财政

“粒”,《现代汉语词典》(2012:802)解释为:①名词,(~儿)小圆珠形或小碎块形的东西:豆~儿ㄧ米~儿ㄧ盐~儿ㄧ微~儿

ㄧ②量词,用于粒状的东西:一~米ㄧ三~子弹;《现规》(2014:816)解释为:①名词,像米一样细小的颗粒状物:谷~ㄧ盐~ㄧ颗~

②量词,用于颗粒状的东西:一~粮食ㄧ两~珍珠ㄧ几~子弹

然而,“粒”于《全球华语词典》(2010)与《华马大词典》(2012)则有不同的解释

其中,《全球》(2010:528)解释为:量词,用于球形物

例:一~柑ㄧ一~苹果ㄧ一~木瓜ㄧ一~西瓜ㄧ一~榴莲ㄧ一~乒乓球ㄧ一~足球ㄧ一~篮球

【使用地区】港澳、新马泰

  此外,《华马》(2012:1021)解释为①biji,butir,genlintir.【桌上有许多饭~】②penjodoh bilangan untuk beras dan benda bulatan.【一~蛋】sebiji telur.【一~米】sebutir beras.【一~苹果】sebiji epal.【一~椰子】sebiji kelapa.  其中,《华马》中的第二个义项“penjodoh bilangan untuk beras dan benda bulatan”意指“粮食类与圆形状物体的量词

” 由此或可说明,在大马华语中“粒”取代了“个”及“颗”等量词,且并无大小之分,不管是粒状的物品,又或是扩大至所有圆形状的东西,均可用“粒”作为量词单位

■学者怎么说   著名学者杨欣儒(2010)于《南洋商报》言论版发表了一篇名为《足球可以算“粒”吗

》的文章,表示本地华语由于受到汉方言的影响,几乎什么东西不分大小,都以“粒”计算,一粒橙子、一粒榴槤,甚至大如西瓜也用“粒”

对此,黄华迎(2014:106)表示:“受闽粤方言影响”、陈琪(2008:132)针对新加坡华语表示:“受闽南方言影响

”  值得一提的是,在文献查找过程中,我们发现槟州前任首席部长丹斯里许子根博士也曾就大马人民“粒”与“个”不分现象作出评论

他于杨欣儒《华语常用词表-规范词语、量词》序(2007:IV)中写道:“我国华语除了受其他语言污染外,也深受港台电视与电视剧的影响,如‘学校’与‘西瓜’的量词分别是‘所’与‘个’,我们却受汉方言影响错误地使用量词‘间’与‘粒’

”  ■调查发现   用“粒”取代“个”为某些大圆形状的东西是否属于“污染”见仁见智

本文憋开对与错,也从不谈对与错,仅通过“‘粒’的正确用法”多选题,对224位大马人进行了测试

以下为其中较为突出的案例: “陈丽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构想出了这一粒蛋糕的结构

” 其中,171人(76.34%)认为“粒”的量词使用正确,并不存在偏误现象

“这粒西瓜不但甜,还很多汁呢!” 其中,161人(71.88%)认为“粒”的量词使用正确,不存在偏误现象

(注:文中所指“偏误”,非“错误”

作者:耿胤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