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于 2016-08-21 18:05:04| 威尼斯人网上赌场平台| 财政

在中国,人们一接触“马来西亚式华语”时,大多都会直觉认为那是中国福建或广东式的“南方普通话”

大部分的汉语教师对于马来西亚留学生的印象是中文水平比其他外国学生高,汉语写作水平有一定水准,是教学上无需重点关注的群体

然而,经过我们走访了6所北京著名大学后,发现在35位曾报考汉语水平考试(HSK)的大马华裔留学生中,竟有4位直至毕业前仍然无法通过汉语水平考试6级(HSK6)! 同义异形词,学生看不懂! 相较于独中课本“文绉绉”的内容,HSK在考题行文与内容上都直白很多,所以我们对此结果确实感到意外!我们认为,这或许又与HSK考题里头的“同义异形词”有着微妙关系

  以HSK3词汇为例,人客(华语)- 客人(普通话)、质素 – 素质、私隐 – 隐私,皆是构词语素顺序不同的同义异形词

当然,不在HSK范围里的词汇更多,举例:乘搭 – 搭乘、肉碎 – 碎肉、饭盒 – 盒饭等

此外,构词语素部分相同的词汇,就有:服务生 – 服务员、脚车 – 自行车、课室 – 教室等

  以HSK4至HSK6里头的同义异形词为例,HSK4:家俬 – 家具、胶袋 – 塑料袋、入息 – 收入、影印机 – 复印机;HSK5:看衰 – 看不起、敏感 – 过敏、初初 – 最初、救伤车 – 救护车、农夫 – 农民、散钱 – 零钱、幼稚园 – 幼儿园、志工 – 志愿者;HSK6:吹水 – 吹牛、官非 – 官司、打抢 – 抢劫、回酬 – 报酬、摊还 – 偿还、折现 – 兑现

这些,仅是HSK词表里的词汇,HSK以外的呢

想必肯定多得吓人!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课室 – 教室”外,以上所提及的所有大马华语词汇都出现在《全球华语词典》(2010)里,并被标注词源为“汉语方言”

  撇开对与错,不谈对与错

提出此现象,仅供汉语老师参考,冀他们在斧正大马留学生的偏误之时,给予更多包容与耐性

(*注:文中所指“偏误”,非“错误”)